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1992年平远事件实纪 堪比国内湄公河大毒枭惨案

  去年国庆档的《湄公河行动》口碑和票房都不俗,是改变自2011年发生的真实事件。然而,1992年在云南发生的平远事件也是一个类似事件,云南平远街是全国贩毒中心。

  平远事件简介

  1992年的云南省平远街,在高额暴利的刺激和非法致富思想支配下,犯罪分子置国法于不顾,甚至动用武力,抗拒执法。他们动辄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闹事,打砸抢烧,冲击政府和公安机关,并打着民族、宗教的幌子,掩护其犯罪活动,使恶性事件逐年增加。

平远事件背景

平远事件背景

  平远事件背景

  国中之国平远街

  在公安部严重关注的云南省平远街,就是名闻全国的毒品藏匿兜售中心。79年至88年由于边界战争的缘故,云南文山州被划归为战区,基础政权建设在此地被停滞了,特别是在平远地区造成各级基础政权建设在当地的瘫痪。平远街是 一座回族聚居的畸形繁荣的小城镇,在当地,不少人参与贩枪贩毒活动,使平远地区在全国犯罪分子心中是个天堂,同时也是全国毒品的集散地之一,这里还是枪支 弹药的地下黑市场、贩卖走私车的黑窝。

  由于平远街是通往中越边境文山州麻栗坡老山前线的必经之路,在1979年至于1989年中越边境战争时,军火与物资的必经之路。当地回民抢劫 与偷窃了许多军火与军用物资。手里有了枪,贩毒的胆子就壮了。贩毒与从东南亚走私军火双管齐下。

  1992年的平远街,俨然是国家的“法外天地”:人们不必办户口和身份证,不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种地不交粮,经商不 纳税,买汽车不挂牌。在这儿家家私藏武器,贩卖枪支;户户经营毒品,盗窃、抢劫、杀人屡屡发生。

  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毒枭们大多只拥有几把手枪,只能炫耀同道,横行乡里。

  1985年以来,由于枪贩们自越南走私枪支,使毒枭们的武器数量、质量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不但手 枪日增,甚至连机枪、冲锋枪、火箭筒、手雷、手榴弹也出现了。

平远事件

平远事件

  仅在平远街私藏的武器弹药,至少可以武装一个野战营。云南省公安厅鉴于这种情况,史无前例地 设立了平远公安分局,以制止日益恶化的治安形势,但成效微乎其微。因为持枪的武装毒枭们根本不把公安干警放在眼里,公安干警也不敢公然和毒枭们作对。

  说来令人难以置信。在平远结婚不领结婚证,居民没有身份证,街道没有门牌号,生育不用搞计划……一切都是处于无秩序的状态。为了避免或招来麻 烦,道路交通部门不敢来此办私车牌证,收养路费;税务部门不敢来此收取各种税款;工商管理部门不敢来此收取市场管理费;部队设在平远的军供站也只好弃而不 用。在滇西南的司机中有一句顺口溜:“吃饱饭,加足油,平远街上不停留。”

  在高额暴利的刺激和非法致富思想支配下,犯罪分子置国法于不顾,甚至动用武力,抗拒执法。他们动辄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闹事,打砸抢烧,冲击政府和公安机关,并打着民族、宗教的幌子,掩护其犯罪活动。使恶性事件逐年增加:1980年到1987年发生较大暴力抗拒执法事件31起,1988年42起,1989年58起,1990年81起,1991年达到130起。

  1991年8月,中共云南省委痛下决心,向平远地区派驻了近千人的工作队,向用两三年时间逐步解决这一地区的贩毒贩枪问题。不料,罪犯嚣张至 极。某日,竟然打电话给工作队说:“我们刚进了一批枪,今晚要试枪,你们莫惊慌!”在这里,喜事、丧事都鸣枪,代替了放鞭炮。从70年代起,平远无论白天 黑夜枪声不断,令人胆战心惊。正因为毒枭们有了大批的枪支弹药,所以他们违法犯罪肆无忌惮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平远事件罪犯居住地

平远事件罪犯居住地

  1979年9月21日,心田村几个人在平远镇政府门口围着几名镇领导吵闹,当时平远镇警察(上级特派)余全毕路经此地,上前劝阻。几个闹事的家伙不仅不听,反而叫嚷:“给这个狗杂种点颜色看看。”说着,就上前撕打余全毕。余全毕忍无可忍,鸣枪警告。毒贩马礼三见状猛扑过来夺枪,争夺中枪走火击中马礼三大腿。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600多回民挤进镇政府大院,用石块、砖头猛击余全身。余被迫鸣枪示警,毒贩马礼三、沐绍亮等置之不理,冲上去将余打昏,鲜血流了一地。平远派出所所长邓忠祥带领几名干警赶到出事现场,因为见对方人多,不敢正面对抗,只能极力相劝。罪犯们哪里肯听,他们凭借人多势众一窝蜂似的追到派出所,冲进余全毕藏身的房间,一阵乱棒乱刀,余全毕当场被殴打致死。

  事后经法医检验,余全身伤痕累累,皮开肉绽,惨不忍睹。丧失人性的暴徒们还扬言:“如果敢为余全毕开追悼会,我们就拿枪把参加追悼 会的人扫光!”慑于罪犯淫威,直到平远“严打”前也没为光荣牺牲的余全毕开个追悼会。

  毒枭们在平远街的嚣张疯狂,由此可见一斑。

平远事件起因

平远事件起因

  平远事件起因

  1992年的云南省平远街,俨然是国家“法外天地”:人毒枭的豪宅 们不必办户口和身份证,不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种地不交粮,经商不纳税,买汽车不挂牌。在这里家家私藏武器,贩卖枪支;户户经营毒品,盗窃、抢劫、杀人等恶性犯罪事件屡屡发生。公安分局被砸,执行任务的警察被打死。平远街有各类赃车500多辆,其中不乏军车、警车。

  云南省公安厅八处的212吉普车,被盗至平远街又高价卖到河北省霸县;第十四军一辆野战用通讯车被盗卖,公安局做了大量工作,部队花2万元才赎回;个旧市公安干警追查赃车,一进村就被几十名持枪的黑恶势力包围。平远街还是境外贩运武器的中转站。

  比贩枪更猖獗的是贩毒,从境外把毒品运到平远街,然后再贩运到广州、香港、澳门,平远街成了国际贩毒的大通道。平远街活脱脱成了魔鬼当道的世界。

缉毒警整装待发

缉毒警整装待发

  平远事件罪行

  在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期间被划入战区的平远,位于云南省文山壮族自治州砚山县和文山县结合部,323国道穿镇而过,是通往广西和越南的交通要地。这里是汉、壮、苗、彝、回等多民族聚集的地方,共有10个行政村和办事处,面积325平方公里,人口5万余人。在这个弹丸之地,从80年代开始,各种犯罪活动逐渐猖獗,虽经不断打击,其势却有增无减,愈演愈烈,到90年代已经形成了数股带有黑社会性质的以武装贩毒为主的恶势力。他们收买和控制了部分基层政权,并渗透于宗教组织中,致使贩毒贩枪活动恶性发展,仅田心、磨龙、松毛坡三村就有贩毒团伙16个,成为境外毒品的入境据点和集散地。

  犯罪分子还从越南贩入枪支,并从战区收购流失的武器弹药,转手高价卖往内地。据统计,全国有25个省市发现从平远贩出的枪支弹药和毒品,有的已造成严重的后果。一时间,平远成了无法无天的独立王国,藏污纳垢的“风水宝地”,犯罪分子逍遥法外的“天堂乐园”,甚至成了云南乃至全国赃物汽车销售中心。

  恶性事件逐年增加:1980年到1987年发生较大暴力抗拒执法事件31起,1988年42起,1989年58起,1990年81起,1991年达到130起。

平远事件打击

平远事件打击

  平远事件打击

  在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的指示下,云南省决定对平远街开展大规模严打斗争,以省公安厅厅长刘选明任总指挥的前线指挥部建立起来。

  1992年8月29日20个抓捕组化装潜入平远街的附近,大部队在30日到了离平远街数十公里远的铳卡农场。31日凌晨7点,严打行动正式开始。20个抓捕组同时逼近20个罪大恶极的罪犯家。

  近2000名武警官兵按照上级意图,在37公里长的平远地区形成大军压境和重兵把守的态势:村内有大部队集结;村外制高点有火力控制;平远外围200公里内到处有武警和交警实行交通管制,设卡堵截;在山坡、乡间小路上,也布下了全副武装的巡逻兵。

  平远毒枭们用贩毒赚取的高额利润修筑了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式别墅,建筑有钢筋水泥的碉堡,易守难攻。抓捕马明的公安武警部队一开始就遇到顽强的抵抗,马明罪恶累累,他贩毒、贩枪、打砸公安分局、炸伤公安干警,罪孽深重。他的住宅工事坚固,囤积了大量武器弹药,床头靠着冲锋枪,卧室里还放着手榴弹,他以火箭筒等多种武器顽抗,最终被当场击毙。

  毒贩准备充分,而公安干警没有重型武器,没有装甲车掩护,缺乏防弹背心,牺牲较大。在围歼大毒枭马总林的战斗中,公安干警付出了沉重代价,苏太德、高文亮、庞如宝壮烈牺牲。多名战士受伤。按照我国法律,贩毒海洛因超过50克可判处死刑,平远街800名毒贩,没有一个贩毒少于50克。凭借坚固的堡垒和众多的武器,众毒贩们准备对抗到底。在严打的第二阶段,总指挥部实施强大军事威慑下的政治进攻,洛阳调来的防爆装甲车开到了战斗第一线。禁毒工作队开进了平远街,一户一户地宣传公告精神和宽大政策。

  强大军事压力下的攻心策略取得成功,不费一枪一弹,已逃进山中的200多罪犯下山投案自首,16个贩毒集团,800多名犯罪分子也相继交待罪行。毒贩的犯罪行为是惊人的:马国选一次藏枪13支,“女枪王”林红玉一人交枪126支,从大毒枭马武生的鸡窝里搜出海洛因32400克,马赛伟一次就交出海洛因72800克,平远街公认的“穷光蛋”王华聪一次就吐出毒资200万元。平远镇7个村庄严打80天,抓获惩处854名罪犯,缴获各类枪支1000多支,搜出毒品1000多公斤,毒资1000多万元。一批顽固分子被严惩,平远镇副镇长林洪恩、毒贩沙国梅、马平福等被宣判死刑。

缉毒警包围

缉毒警包围

  平远事件结果

  武警官兵在执勤作战间隙,还协助公安干警加强基层政权建设工作,建起了村民委员会、治保会和禁毒会等组织,使这里恢复了正常的社会秩序。平远街第一次钉上了门牌,实行了城市户口管理办法。10年(直到1992年)来第一次补交了公粮、税款,居民办了身份证,124对夫妇补办了结婚登记证。法律,终于在平远这块土地上恢复了它应有的尊严!

  1992年11月18日,历时81天的“严打”作战胜利结束。共收缴海洛因896公斤,鸦片85公斤,非那西丁93公斤,枪支964支(其中军用枪353支),各种子弹4万发,手榴弹、手雷、地雷278枚,赃款1047万,黄金2.5公斤,白银14.6公斤,贩毒赃车60辆,摩托车34辆,依法没收罪犯用毒资建造的高级住宅61幢。

  平远地区“严打”作战,从根本上改变了这里长期以来无法无天的混乱局面,恢复了这一地区的法律和秩序。在整个战役中,避免了大规模的流血和社会动荡,实现了云南省委、省政府“以尽可能小的代价夺取最大胜利”的要求。

  “云南在平远打了一场漂亮仗!”

  毒,一直是一个很可怕的玩意,不是利弊相依,没有喜忧参半,就是百害无一利的毒品。平远事件中枪毙了一批顽固不灵的犯罪分子,永绝后患明显不可能,但是没有买就没有卖,希望大家都能远离毒品保健康。